欢迎访问健康财富网
400-021-0019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医 - 名家专访
李青峰:打造“航母级”整复外科,做医界华为
2019-09-23       作者:蒋美琴



专家简介

李青峰  教授,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副院长、整复外科主任,国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主持多项国家与省部级重点研究项目,发表论文200余篇。创建了“全脸部预构与重建技术”、“干细胞介导的皮肤牵张生长”、 “3L3M/CBL脂肪移植技术”等原创思想和技术。在严重创伤修复、体表器官再造、再生医学等治疗上,取得了系列成果。其团队先后获得国际实验显微外科学会(ISEM) 罗伯特奖、美国整形外科医师协会(ASPS)年度最佳论文奖、美国美容整形外科协会(ASAPS)年度BJA-I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奖项。







川剧变脸闻名遐迩,是一项被列为国家二级机密的艺术绝活;武侠小说中神秘的人皮面具,以现在的技术也可以在市场上见到惟妙惟肖的产品了。不过这些都是“戴”在正常人脸上的“假脸”,现实生活中,医学上的“换脸”却是给毁容者换上了一张有血有肉真正的脸,这就是被誉为“中国式换脸”的上海九院整复外科的创新技术。这一技术,让许许多多因意外、因疾病而失去脸面的人们,重返生活;让那些为拯救国家财产而被大火烧毁脸面的英雄们,重获尊严。

作为我国首批国家重点学科之一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的整复外科,是沪上著名的品牌专科,也是我国整复外科的发源地。据九院副院长、整复外科主任李青峰教授介绍,经过数十年的蓬勃发展,目前九院整复外科下设7个亚专科、20个专病,被打造成了外科界的“航母级”学科,是国际上诊疗规模最大的整复外科中心,可以提供这一专业领域内的所有治疗技术,全国各地很多复杂疑难创伤患者慕名辗转到九院整复外科治疗。


整复:整形+功能康复

九院整复外科的创始人是已故中国工程院院士张涤生教授,他也是中国整复外科的创始人和开拓者,被誉为中国“整复外科之父”。

1964年,张涤生开始进行吻合血管游离皮瓣移植的动物实验研究,并率先把显微外科引入中国整形外科领域,在显微镜下完成小血管吻接,成功移植游离皮瓣。整形外科传统的医疗理念是对残缺外形进行修补,而显微镜下小血管吻接则实现了被修复器官组织的功能重建,从而打破传统,发展为外形修复联合功能重建的整复外科理念。

第二年,张涤生就在《中国外科杂志》上发表了我国首篇通过血管吻接、游离皮瓣移植成功的文献,标志着我国显微重建外科的成立。

1966年,整复外科在上海九院正式建立,张涤生担任整复外科主任、上海市整复外科研究所所长。之后,九院整复外科陆续开展了中国第一例食指离断再植手术、中国第一例肠游离移植再造食管手术、中国第一例眶距增宽症矫治术、世界第一例一次性阴茎再造手术、中国第一例胸骨缺损移植修复手术……

经过半个世纪的不断耕耘和努力,九院整复外科已成为上海乃至全国赫赫有名的学科,并在国际舞台上具备了一定的影响力。

李青峰教授介绍说:“目前我们整复外科年门诊量达到32万多人次,平均每天开展大小手术和治疗将近500台,95%的伤患来自外省市乃至国外。”

国际上对九院整复外科的评价是:“全球只有为数极少可以在广度和深度上与其相媲美的学科”“全球同行中的一个杰出范本”。

“近些年来,我们聚焦关键问题,进行科技创新,全面对接精准医学、再生医学、数字医学、干细胞治疗等新知识、新技术,让一些原本不能治疗的疾病变成了可以治疗的疾病,原本可以治疗的疾病现在治疗得更好了;一些原本需要手术的疾病现在可以改用药物治疗了,一些原本创伤大的手术现在可以微创手术治疗了。”李青峰教授说,“我们当前的目标是不断追求‘治得更好、治得更快、治得更轻松’!”

李青峰教授坦言,九院整复外科的鼻、耳、乳房、阴茎四大体表器官的再造技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这些荣誉的斩获不是一朝一夕可得,而是几十年如一日地耕耘所得。


数字医学让手术快、准、好

当今时代,科技发展突飞猛进,也带动了医疗技术的迅猛发展。工业革命从信息技术革命进入数字技术革命时代后,3D技术、影像导航技术、AR技术、人工智能等也很快在医疗领域不断地掀起热潮,外科手术得益于这些高科技而变得更快、更准、更好。

3D打印让器官再造更精美

3D打印技术的正式出现与运用已有二三十年的历史,应用于医疗领域后,器官再造手术也进入了数字化3D打印时代。

以全鼻再造为例,“鼻子因疾病或外伤而缺损后,需要的是一个立体的内外不同的鼻子,外表面要保证美观,内面则要与脸部的器官组织严密契合。” 李青峰教授举例说,“以前全凭经验和想象去做。但现在有了3D技术,先对损伤部位进行扫描,将骨头、皮肤等组织全部数字化,需要多少骨头、多少皮肤组织都能给出精确的数据。然后取伤患自身的部分肋骨,雕刻成骨支架,再用皮肤组织做成一个相似的鼻子,这个鼻子埋在伤患的胸口成活之后,再移植到他的脸上。这就是3D打印带来的优势,从以前全靠主观经验,变成现在基于科学、客观的技术,让器官再造更加精美且简单。”

AR技术“透视”人体组织

众所周知,外科医生在手术的时候一定要割开皮肤、肌肉等外表组织,才能看到内部的血管、脏器等组织。看不到内部状况时,下刀就只能靠经验猜测、估算,手术就存在一些未知的风险。如果不割开外表组织就能“看到”内部器官、组织的话,手术就能有的放矢,又快又好了。

那么,怎样才能实现这种“透视”的效果呢?

虽然很多影像检查可以让我们预先看到患者的骨骼、血管、内脏等器官组织的大致形态,但这些图像目前大多还是二维平面成像,不能满足手术过程中复杂多变的感官需求。

然而,到了如今的数字医学时代,当手术医生戴上AR眼镜的时候,就能立体“透视”人体的血管、骨骼等组织了。

九院整复外科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研发了首款数字导航手术系统——显微外科血管定位系统。手术前预先将患者的血管造影三维图像数据保存下来,然后在手术时,将虚拟图像与患者实体融合,医生就能快速、准确地找到血管病变的部位,“下刀”如有神助般直中目标。

继之,“整复外科又研发了骨骼的数字导航手术系统,利用核磁共振、CT等影像检查技术,将三维成像数据以AR的形式展现在医生眼前。”李青峰教授说,整复外科手术时需要将伤患的骨骼、皮肤等组织切开后进行“重组”,以前都是凭借医生的经验来完成,现在通过3D技术医生就能事先“透视”伤患的骨骼、血管等内部组织结构,还能预先模拟切开重组的整个过程,医生对手术也就胸有丘壑更有把握了,手术过程中有的放矢更加安全。

这就是数字医学的发展给外科手术带来的巨大帮助。


对接精准医学

药物代替手术刀

李青峰教授认为,精准医学带来的最大的好处就是用药物替代了手术刀,这也是未来医学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大众对精准医学比较熟悉的例子就是肺癌,通过大量样本的基础研究,找到靶点,研制出有效的药物治疗肺癌,使得肺癌不再是不治之症。

而整复外科则经常会遇到瘢痕的困扰,手术、放疗、化疗对于瘢痕的消除都达不到满意的治疗效果。九院是国内最早、最大研究瘢痕治疗的中心,经过多年来的不懈努力,通过精准医学的研究方法,找到了产生瘢痕的靶点,因此而拥有了两个具有知识产权的原创性发现,并研制了第一个治疗瘢痕的靶向药物且获得美国FDA批准,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阶段,这也是全球首个纤维化小核酸药物。

神经纤维瘤也是九院一大特色治疗病种。2007年,李青峰教授完成了一例非常成功的神经纤维瘤切除手术,手术耗时9~10个小时,输血几千毫升,但是后来患者还是复发了。这让李青峰教授十分困扰,巨大的风险都闯过了,却还是得不到根治,到底怎么治疗才能彻底根治呢?

后来,一种新研发的治疗肺癌的靶向药物,在临床试验中显示对肺癌无效,却意外地发现其对神经纤维瘤有效,患者不用手术就能消除神经纤维瘤。目前,九院整复外科与上海交通大学、药企合作,研发出自己的靶向药物来治疗神经纤维瘤,使患者免受手术的风险和痛苦。

李青峰教授认为:“不用开刀并不代表失业,外科医生应该转变思维,让自己少开刀、不开刀也能治愈病人,这才是医学真正的进步。”


纳米技术

打开医学新“视”界

九院具有目前国内最大、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淋巴水肿综合诊疗中心,对于这类疾病的诊治有着深厚的历史和经验积累。

外科手术后、婴儿出生时等多种情况下都有可能出现淋巴水肿,淋巴水肿的核心问题是淋巴管堵塞,如果能把淋巴管接好,淋巴液流通顺畅了,就不会发生水肿了。然而,CT、核磁共振等影像检查技术虽然都越来越先进了,但始终没有解决淋巴管的显像问题。怎样找到淋巴管,成为治疗这类疾病的核心问题。

随着近些年来纳米科技的崛起,纳米材料的多种特性在医学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科学家们发现,在200纳米左右有一材料对淋巴液有浸润效果,于是找到了能够很好地显示淋巴的造影药物。于是,九院和上海交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合作研发淋巴管特异性纳米凝胶颗粒,并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有望成为近十年来最新的造影剂,打开了医学的又一新“视”界。

九院血管瘤综合诊疗中心也是国际最大的中心之一,年门诊量达3.5万人次。九院自主研发的新型载药栓塞治疗材料和技术,可以定向栓塞血管瘤,患者可以不用手术就治好血管瘤。

以往对于血管瘤的治疗,需要把患处的皮肤全部切除,然后再进行植皮手术。小儿血管瘤的发病率很高,出生后就能发现,但是小儿血管瘤的手术治疗风险比成人高。九院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合作研发了治疗血管瘤的外用药物,只要在患处涂抹该乳膏,就能消除血管瘤,使很多婴幼儿免受手术之苦。并且这种乳膏强大的纳米级渗透能力,对深层血管瘤也能达到治疗效果。


再生医学干细胞治疗

成就“中国式换脸”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丢脸”的经历,令人难堪,抬不起头来,甚至会带来严重的心理障碍。而头面部严重创伤导致的真正的“丢脸”,给伤患和家属带来的身心巨创,恐怕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有些人因此而终日躲在家中再也不敢出门,全家人都生活在沉重的阴影之下,甚至有些人因难以承受这种巨大的痛苦而选择自杀,以求解脱。

但现在,先进的整复技术可以帮助这些伤患重建“新脸”,重拾信心。

李青峰教授介绍说,严重的头面部损伤无法修复时,国际上采用“异体换脸”手术,将其他人的脸移植到伤者的脸上,首例伤者由于术后长期应用免疫抑制治疗,手术10年后因患多个肿瘤而死亡。据悉,迄今为止39例异体脸移植中,死亡6例。

九院整复外科改变诊疗思维,在伤患身上“再生”一张脸,变异体移植为自体移植,并解决了一系列技术和理论问题,创立了一种被誉为“中国式换脸”的新技术:先取伤患的部分血管作为载体,进行组织扩张,然后进行干细胞治疗,再构建骨支架,在伤者的胸前区“长”出一张脸,最后把长好的“新脸”移植到伤者自己的脸上,完成整个手术治疗过程。

这一手术中最为关键的技术难题是:当胸前区的皮肤扩张到2~3倍的时候,就像女性怀孕时腹部会长出妊娠纹一样,皮肤会发生断裂,遇到这种情况时通常需要终止治疗,就会面临“种脸”失败的问题。九院整复外在此过程中应用干细胞治疗新技术,使得皮肤可以继续扩张而不断裂。

“干细胞治疗和再生医学治疗方法在突破技术难点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一创新思维和诊疗技术得到了国际同行的积极评价。”李青峰教授表示,“九院整复外科应用这一技术已经帮助一大批伤患重建‘换脸’。 ”

九院整复外科通过多年的转型,率先进入了科技转化和创新中心的建设阶段,三类创新药物(瘢痕治疗新药、新型血管瘤栓塞药物、新型淋巴造影剂)、一项创新技术(干细胞介导皮肤组织的再生),一套创新设备(手术导航系统),标志着九院整复外科从一个传统的优势外科转变为研究创新型学科,起到“国家队”引领作用。

李青峰教授称:“我们要学习华为,科技创新,科技强国,服务于2030健康中国。”


(来源:《健康财富》

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精彩推荐

随时随地,更多精彩资讯

  • 微信号

公司简介  |  广告服务  |  健康信息  |  增值服务  |  健康管理服务  |  业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1998-2015 familydoctor.com.cn All Ritghts Reserved 健康财富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9193号-2  技术支持:伟本科技